南海公园受困包头空难后遗症

No Comments

一年前, 11月 21日上午 8时 22分,从内蒙古包头市飞往上海的东航MU5210客机起飞后不久,一头栽进薄冰覆盖的南海湖。55条生命瞬间消逝,南海公园一片狼藉,惨不忍睹。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空难还给南海湖——这个省级湿地自然保护区和国家级旅游景区带来毁灭性的生态污染。南海公园从此陷入瘫痪。

昨天上午,南海公园管理处正式公布《包头“11·21”空难事故对南海公园的生态环境影响调查报告及环保方案设计书》,并表示如果谈判破裂,将向东航提出索赔诉讼。空难引起环境污染索赔官司,这可能是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第一例。

“空难事故对南海公园环境污染造成的经济损失值为10520.56万元。”洋洋洒洒152万字的调查报告,以一串触目惊心的阿拉伯数字结尾。

今年8月,为准确了解南海湖污染情况,南海公园管理处委托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评价中心全面监测湖水。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隶属于国家环保总局,具有国家甲级资质。水环境专家经过约3个月的取样、调查、评估,结合空难前湖水的常规监测等数据,对比分析后得出3方面结果。

一、空难造成南海湖水体的严重石油污染和有机污染;总体水质恶化;富营养化程度加重;水体石油类污染仍在不断加重,这与底泥石油类不断进入水体有关。二、空难造成南海湖的底泥严重石油类污染,超过底泥石油类浓度背景值的3倍面积,一度曾达到南海湖水域面积的99.84%。三、空难造成公园生态系统严重破坏,生物多样性大大降低。

南海公园管理处负责人虞炜说,“这 1亿元损失主要由水污染造成,南海公园所受的全部经济损失远不止这些。”

公园的一大半旅游码头被夷为平地,大多数旅游船只和相关设施被烧毁,这是直接经济损失;南海公园全线停业,旅游、渔业、餐饮三大支柱产业完全瘫痪,职工无业下岗,收入无源,生活饥寒交迫,这是营业中止带来的损失;还有重大合同项目不能履行造成的巨额损失等。

到目前为止,南海公园管理处和东方航空公司的谈判,共进行了 28轮,但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。

双方就地面财产损失赔偿的争议并不大。东航在今年 4月已预付200万元用于南海公园的生产自救。分歧主要集中在2个方面。第一,职工工资、营业中断损失等问题。“空难将旅游设施全都摧毁了,使南海公园全面停业,职工没有收入,这些都是由一个行为造成的多个直接后果。”南海公园综合服务所所长姚利平介绍,东航坚持对地面第三人只赔付直接经济损失:如果飞机撞断高压线,电死一头牛,那么航空公司只负责高压线的赔偿,而不负责牛的赔偿。第二,恢复原状问题。空难救援中,码头边的蒙古包餐厅被紧急征用,摆放罹难者的遗体;码头用于接待罹难者家属,成了摆放花圈的地方。东航提出,将蒙古包的血渍冲洗干净、把码头简单修整即可恢复原状,并因此拒绝赔偿。南海公园管理处则认为,空难虽没改变它们的物理结构,但使用功能已发生质变。“有谁愿在停尸房吃饭,在火葬场旅游?原来的蒙古包和码头已无法恢复,需要异地重建,但东航反对。”姚利平说。

谈判停滞不前,索赔毫无收获,恶劣的连锁反应接踵而至。300多名职工待岗在家,连每月500元的生活费也快保不住;公园周围的店铺、饭馆相继关门;湖面多次出现面积巨大的“死鱼带”,空难死者的残肢时不时浮上水面……有“塞外西湖”之称的南海公园曾热闹非凡,旅游旺季一天可接待游客数万,但空难后,公园游客数为“0”。

“以前每年都有南海旅游风情节,公园所有船只都要描龙画凤,装扮一新。游客要排一个多小时的队才能上船。”南海公园管理处旅游所所长李振银感慨万千,“可现在,我倒贴钱,他们都不愿意来。”

“谈判成功的希望越来越渺茫,必要时,我们只能撕破脸,启动诉讼程序。”南海公园管理处代理律师张起淮说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